公冶氏家族族谱字辈大全,最全的公冶氏家族族谱【完整版】

2019-04-07 05:10:56 来源:现代语文网

公冶(Gōngyě),复姓,百家姓排名422位,姓源流单纯。公冶复姓出自姬姓,为季氏的后代。鲁国季姓是鲁桓公的儿子季友的后代。季友的兄长就是鲁庄公,鲁庄公死时立季友的儿子为国君,可是这位国君不幸遇害,季友也逃亡了,等季友回国时,又立他的小儿子为国君,就是鲁僖公。季姓公族中的季冶,字公冶,当了鲁国的大夫,他的后代子孙便以祖上的字命姓,称公冶氏。还有部分公冶氏的人是继承孔子的弟子公冶长的姓氏的。和许多复姓一样,公冶姓氏也向再单姓转变,后来逐渐被公氏所代替。

公冶氏家族族谱字辈大全,最全的公冶氏家族族谱【完整版】

源流一

源于姬姓,出自春秋时期鲁国季孙氏的后代,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根据典籍《国语注》上记载,春秋时鲁国有季孙氏,族子季冶,字公冶,季氏的始祖便是季冶,官拜大夫,他的子孙后来便以公冶为氏。春秋时期,鲁国季氏家族是一个屡出君主的名门望族。鲁国的季氏是鲁恒公姬允(姬轨)的儿子姬季友的后代。姬季友,在出生时因手掌纹像一“友”字丈,遂以为名,号成季,故称季友,又称公孙友。姬季友的兄长就是鲁庄公姬同。鲁庄公有一个庶兄叫公子庆父,其同母弟公子牙。虽则兄弟三人同为鲁国上大夫,但一来嫡庶之分,二来惟季友最贤,所以鲁庄公独亲信季友。鲁庄公有一庶子叫公子般,他逝世前,委托姬季友将公子般立为国君。但野心很大的公子庆父挑唆人刺杀了公子般,姬季友也逃亡到陈国,后在国人的协助下驱逐了公子庆父。等姬季友回国后,又立鲁庄公的小儿子为国君,就是鲁釐公(鲁僖公)姬申。姬季友的后代形成了季氏家族,在历史上曾经很昌盛。在季氏家族中,有一个人名叫季冶,字公冶,曾为鲁国大夫。

在季冶的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之字为姓氏者,称公冶氏,是十分古老的复姓之一,迄今大约有两千五百余年以上的历史,后大多省文简改为单姓公氏、冶氏,世代相传至今。

源流二

源于姬姓,出自春秋时期齐国贤者公冶长的后代,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在典籍《论语》的二十篇章中,第五篇名为《公冶长》,首章曰:“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记载的就是孔子论公冶长之为人。

公冶长,公元前519~前470年待考,字子长,一字子芝,齐国人,是孔子的学生,后来成为七十二贤者之一。公冶长自幼家贫,勤俭节约,聪颖好学,博通书礼,终生治学不仕禄。他胸怀坦荡,大肚能容,能忍人所不能忍之辱。孔子非常喜欢公冶长,说:“长可妻也”,于是把他招作了自己的女婿。公冶长婚后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子犁,早亡,一个叫子耕。公冶长一生治学,鲁国君主多次请他为大夫,但他一概不应,而是继承孔子遗志,教学育人,成为著名文士。因德才兼备,深为孔子赏识。

在历史上,有关公冶长的历史记载非常稀少,但在山东地区的民间传说却非常多,在安丘市城顶山公冶长教书的一带地方,当地人皆能说上一二。在公冶长的儿子公冶子耕的后裔子孙中,皆传承先祖姓氏,称公冶氏,后亦大多省文简改为单姓公氏、冶氏,世代相传至今。 

迁徙分布

公冶氏或是一个典型的古老汉族姓氏,但人口总数在中国的大陆和台湾省均未列入百家姓前三百位,在宋版《百家姓》中排序为第四百二十二位门阀。公冶氏人口总数在中国的大陆和台湾省均未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不过,在宋版《百家姓》中排序为第四百二十二位,在复姓中排序为第十四位。公冶这个复姓迄今大约有两千五百余年以上的历史。春秋时,鲁国季氏是一个屡出君主的名门旺族。在季族家族中,有一个名叫季冶,字公冶,曾为季氏属大夫。他的字就是公冶氏氏的起源。还有部分公冶氏的人是继承孔子的弟子公冶长的姓氏的。和许多复姓一样,公冶氏氏也向再单姓转变,后来逐渐被公氏所代替。公冶氏望出鲁郡。主要分布在现在山东省曲阜、泗水一带地区。

得姓始祖

季冶。古代春秋时期的鲁国,有一位人物叫季冶,又取个名叫公冶,他的后代就取公冶两字为姓。而后来又简化为公姓。公姓由许多公字头的复姓简化而来,而公字头的复姓大都源自王公贵族。公冶姓也不例外。公冶是季姓的后代,鲁国季姓又是鲁恒公的儿子季友的后代。季友的兄长就是鲁庄公,鲁庄公死时将季友的儿子立为国群。可是这位国君不幸遭害,季友也逃亡。等季友回国时,又立他的小儿子为国君,就是鲁僖公。季家家族昌盛,而其中有一位季冶冶,因为又叫公冶,便形成公冶姓。故季冶就是公冶姓的得姓始祖。

郡望

鲁 郡:亦称鲁国、鲁国郡。西汉朝初将秦朝原来的薛郡改为鲁国,治所在鲁县(今山东曲阜)。三国时期的曹魏及晋朝改为鲁郡,其时辖地在今山东省曲阜、泗水、滋阳一带地区。南北朝时期的北齐又改为任城郡。另外,隋朝时期有个鲁州鲁郡,唐朝时期有个兖州鲁郡,其间虽然都辖有曲阜,如隋朝时期曾改鲁县为汶阳县,继而恢复曲阜原名,而治所均在兖州。唐朝时期鲁国郡在今山东省的滋县。

堂号

鲁国堂:以望立堂,亦称鲁郡堂。

博通堂:孔子有弟子公冶长,通鸟语。一天,他听到鸟叫:“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个虎驮羊,你吃肉,我吃肠。”于是公冶长认为是老虎咬死了一只羊,就赶到南山去看个究竟。谁知到了南山,竟是一个人在那里被杀。这时,恰巧县衙捕快赶到,把他当作杀人疑犯抓了起来。县令讯问情况,公冶长说他受了鸟骗。县令为了试探他,就命人把米用盐煮了喂给笼中的鸟吃,然后把鸟提到公冶长面前。小鸟边吃边叫,县令问:“这小鸟叫的是什么?”公冶长说:“小鸟说米里有盐。”县令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就释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