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才女最消魂 《多少事,欲说还休——杨雨点评李清照》

2019-04-19 04:36:01 来源:现代语文网

对李清照这样一位千古才女,我一直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语来表达,还是借用她自己《醉花阴》里的那句话,“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可能更为贴切。

无论是李清照的词,还是李清照的传记,陆陆续续已经读过多本,可杨雨女士的这本《多少事,欲说还休——杨雨点评李清照》还是让我生出“久逢知己千杯少”的相读恨晚之叹。

千古才女最消魂 《多少事,欲说还休——杨雨点评李清照》

真的,要把一个德、才、貌三优,酒、色、财、气四爱的才女写好、写实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才气逼人的杨雨女士终于做到了,这令我拍案叫绝,钦佩之至。

此书的每个标题都选用了李易安的一句词,我特别喜欢这样的表述方式,读来亲切委婉,富有诗意。

全书共十五讲,以词为横线,以词人生平经历为纵线,可谓脉络清晰,内容丰实。

李清照在一般读者的眼中,可能一直是婉约派的代表,这跟她中后期创作的大量哀怨词作有关。翻阅她现存下来的六十多首词作,仅带“愁”字的就有十几首之多,真是“怎一个愁字了得”!

细细回顾她跌宕起伏的一生,少女期间的李清照还是相当开朗、调皮、可爱的。尤其《减字木兰花》、《如梦令》和《点绛唇》这三首词,完全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少女怀春、楚楚动人、娇态迷人的美少女形象。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青衣透。见客入来,袜划金钗溜。和羞走。依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全词有一种动态美,仿佛有一位体态轻盈的少女正从我们的视线中一闪而过,她年轻貌美,她娇羞可爱,她是一位知书达礼却春心荡漾的贵族小姐。

是的,待字闺中的美少女又怎会知道愁滋味呢?加之身居高位的父亲——李格非疼爱有加,才高八斗的恩师——晁补之器重点拨。

婚前的李清照,完全过着一种养尊处优、烂漫无邪的富家女的生活。如此优越富足的生活,如此才气逼人的词作,可能连上天也生出了妒忌之心。

婚后的李清照,在经历了新婚燕尔的短暂幸福之后,马上迎来了两地分居,父亲革职,公公去世和北宋灭亡的连环灾祸。

于是她追随夫君——赵明诚一路南逃,颠沛流离,命在旦夕。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最后连最亲密的伴侣也倒下了,剩下的只有“吹箫人去玉楼空”,“物是人非事事休”。

赵明诚临终前取笔作诗,竟无分香卖履之意,对于孤苦伶仃、膝下无子的李清照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大厦已倾。

风烛残年的她又经历了再嫁风波,无异于雪上加霜,硬生生地把一个“云鬓斜簪”“沉醉尽兴”的美才女折磨成了“满怀愁绪”“人比黄花瘦”的孤苦老太婆。

人的一生其实是很短暂的,可在这短暂的一生中,有的人活得开朗豪放,而有的人却忧怨凄凉。这其中有个人性格的成分,也有环境变化的结果,李清照无疑是后者居多。

杨雨老师对李清照是真的有爱,爱之深则叙之切,娓娓道来,如话家常,把一个千古才女描述得逼真传神,朴实动人。

真正的美女往往是素面朝天、性格直爽的,李清照便是这样一个人,有爱则抒发爱,有情则表露情,有苦则诉说苦,毫不隐匿,坦荡自若。

李清照善用叠词的表现手法,最著名的就是那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千百年来,读之者无不悲从中来。

李才女也是有自己内心偶像的,杨雨教授着重提到了陶渊明,无论是自号易安居士,还是将青州老家主厅命名为“归来堂”,甚至诗文中善用“东篱”两字,都可见五柳先生的影子。

此愁绵绵无绝期,千古才女玉消殒。有多少事,欲说还休;有多少人,一去难求。掩卷沉思,一怀愁绪已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