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背景下少儿主题出版的新思维

2020-03-01 19:51:02 来源:现代语文网

白利峰 陆莉莉

【摘 要】  近几年,主题出版逐渐升温,上至中央主管部门,下到地方出版单位,都将主题出版作为一项重点工作稳步推进。对于少儿出版单位来说,如何在当今新形势新背景下,将主题出版物的深刻性与少儿出版物的儿童性紧密结合,是一门新的艺术。文章从主题出版的内涵和少儿出版的特点出发,分析近年涌现的优秀少儿主题出版读物,从“让孩子想读,让内容好读,让作品耐读”这三个层面,提出少儿主题出版的新思维、新方法。

新时代背景下少儿主题出版的新思维

【关  键  词】少儿出版;主题出版;新思维

【作者单位】白利峰,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陆莉莉,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中图分类号】G239.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491/j.cnki.cn45-1216/g2.2020.01.003

党的十八大以来,主题出版成为出版业的热门词汇,随着十九大报告中对“新时代”的阐述,主题出版又在原有基础上被赋予新的内涵。对此,出版业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从被动到主动,从临时抱佛脚到提前规划,从单一品种到多层次选题架构……以主题出版为核心的重大出版工程,已经成为许多出版社的重要抓手,从顶层设计到基层探索的思路、机制和体制已见雏形[1]。主题出版所带来的顶层设计思路,让少儿出版市场呈现全新的格局,面临着全新的挑战。

一、主题出版的深层含义

1.走出误区,避免主题出版概念的狭义化

从根源上来说,主题出版的概念源于新闻出版总署2003年开始实施的主题出版工程。主题出版是以特定主题为出版对象、出版内容和出版重点的出版宣传活动。在当前形势下,我们要充分认识新时代主题出版的重要意义:主题出版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内容,是最能体现出版工作特殊性的板块;是衡量一个出版机构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能力的重要指标,是考量一个出版单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融合性的重要维度;是检验当代出版人政治敏锐性和文化观察力的重要标准。

在策划主题出版物时,出版单位要避免狭义化、过度行政化的倾向,在涉及党和国家重点工作、重点活动等各种宏大主题的基础上有所延伸,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传递与读者的现实阅读需求相结合,有针对性地开发产品;要改变主题出版物倒向社会效益而缺乏经济效益、注重政治性而忽视可读性的片面认知,主题出版与出版社“双效发展”的目标是相统一的,精品主题出版物不仅可以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还可以带来十分可观的经济回报,要努力打造思想性、时代性和趣味性兼备的优质主题出版读物。总而言之,要在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中做深做透主题出版,以创新激发主题出版物的活力和生命力。

2.拓宽思路,重塑少儿主题出版格局

广泛来说,主题出版并不限于党建读物、时政读物等图书的编辑与出版,作为一种工作分类方法,每个类别的图书都可以策划主题出版物,当然也包括少儿读物。从少儿出版自身的特点来看,其和主题出版有着高度统一的价值取向。

主题出版,是出版人践行宣传思想工作“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职责的重要方式。“育新人”正是少儿出版的核心使命所在。习近平总书记把价值观的培育比作“扣扣子”,对少年儿童的教育鲜明地提出“讲好人生第一课,帮助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要求。少年儿童处于人生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关键时期,优秀的少儿读物在帮助其树立远大理想信念和正确价值取向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少儿主题出版承载了特殊的时代使命,在树人立德的道路上起到坚定的引领作用。

少儿主题出版要跳出思维的局限,不应受题材、体裁的拘束,对应少儿读物的不同类型,出版单位在策划主题出版图书时也应百花齐放。凡是为少年儿童健康成长提供精神动力的出版物,无论体裁上是小说还是童话,形式上是文学故事还是绘本或者知识类读物,都应该被视为主题出版图书的范围[2]。打开思路,精心策划,让少儿主题出版不再局限于“一次性”的创作,而是成为真正“立得住、叫得响、传得远”的经典之作。

二、抓住少儿图书本质,让少儿主题出版走进小读者心中

1.紧扣童年生活,让孩子“想读”

区别于主题出版在成人图书板块的厚重性和理论性,少儿主题出版由于读者的特殊性,必须考虑少年儿童的阅读兴趣,紧扣儿童的生活现状和精神世界,以小切口展现大主题。如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该书是作家董宏猷三十年前的代表作《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的姐妹篇,延续了多年前的写作体式与写作宗旨,即在一百个的选样中书写、呈现中国大地正在发生和展开的童年生活的丰富面貌。三十年前和现在,虽然中国孩子的梦境各自呈现不同的时代特色,但作品仍对中国孩子的童年进行群像式书写。作家经过多年探索,形成自己独特的梦幻现实主义创作风格。《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堪称一部跨世纪的中国儿童心灵史,通过对一百个孩子多彩梦境的刻画,覆盖了不同的年龄阶段、家庭境况、文化背景、地域环境以及童年生活内容,既反映了发达地区现代性病症的烦恼,又倾注了对贫困地区基本生存的关爱,投射了对大量社会热点现象的注解,充分彰显了童年内涵的多元性,打开了孩子的精神视野。该书出版后一举斩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提名奖等多个国家级重要奖项。在享有盛誉的同时,《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作为一部典型的弘扬国家主旋律的少儿主题出版物,得到了众多小读者的喜爱,发行量可观。选材巧妙、内容新颖,是其受到市场认可的关键因素。作者用童话般的语言和蒙太奇的写作手法,构筑了一个绚丽斑斓的梦幻世界,牢牢抓住孩子的好奇心,极大地调动了孩子的阅读兴趣,让孩子迫不及待地翻开书本,感受阳光雨露的滋润。

紧扣儿童生活,能够让围绕党和国家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时间节点的命题作品绽放出夺目光彩,令小读者喜闻乐见。最近,围绕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和建党 100 周年的选题相对较为集中,少儿类主题出版如何脱颖而出?明天出版社的“家在中国”系列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该系列是一套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图画书,面向5—8岁的儿童读者。作家取材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三个分册,三个故事,表现不同的主題。在《回老家过年》里,孩子能在祖孙三代一起过年的体验中感受生活的仪式感,见证祖国的飞速发展;在《江面上升起彩虹》里,重庆跨江索道建成、运营、停运的故事,满足孩子对交通工具的好奇心,展现70年来新中国科技事业日新月异的变化;而《小船划过童年》则取材于湖北王英镇“中国最美乡村女教师”王月娥的真实故事,融入洞庭湖一带乡村生活与学习的情景,为小读者们呈现新中国成立以来基础教育的变革和发展。无论是《小船划过童年》表现的师生情谊、《回老家过年》呈现的家庭团圆,还是《江面上升起彩虹》描写的交通工具变迁,都取材于儿童生活,更容易令儿童产生亲切感,也更利于他们理解故事主题。作品以童年的视角观照历史与未来,以童年的生活展现新中国的发展变迁,这样的思路值得借鉴。

2.立足儿童本位,让作品“好读”

选择儿童亲近的题材,是策划少儿主题出版图书的天然优势。而在广阔的取材范围内,并非所有题材都能让孩子第一眼就产生兴趣。在此前提下,充分发挥编辑的创意和潜能,在组稿阶段就引导作家立足儿童本位来创作,成为出版社的重点和难点工作。

新时代的主题出版,除了爱国主义教育和传统文化教育的选题,弘扬先进模范、英雄楷模事迹的选题也占据一席之地。如此严肃、深沉的主题该怎样书写,才能和明快、灵动的少儿出版结合,这是非常考验编辑和作家的。2019年,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青年儿童文学作家吴洲星的新作《等你回家》。这是国内首部以“时代楷模”为题材的长篇儿童小说,是作者以安徽特警张劼为原型而创作的作品。“时代楷模”是由中宣部集中组织宣传的全国重大先进典型。2016年1月,张劼在处置一起危害公共安全的重大警情中,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制服暴徒。次年,中宣部授予他“时代楷模”的荣誉称号。2018年,作家吴洲星在和编辑聊天时碰撞出火花,决定以张劼为原型创作小说。为了深度关照警察子女的精神世界,也为了更好地凸显儿童视角和儿童趣味,作家选择以英雄子女的视角讲故事,而非英雄本身。为了不使作品显得过于沉重,流于生硬的歌颂,作家特别注意从孩子的视角推进故事的发展。作品中不乏表现当代小学生校园生活的情节,以及温情家庭生活的描述,如主人公的儿子爱看小猪佩奇的动画片,给姐姐取外号叫“佩奇”,而爸爸是“猪爸爸”。这种艺术化的处理天然地避开了对英雄人物高光时刻的正面强攻,而把读者的视线牵引到英雄的光环之外,以此描绘英雄作为普通人的生命状态。通过对这种生命状态的书写,光之背面被忽视的问题随之显现,主旋律慢慢调到了生活的旋律[3]。

为讲好英雄故事,作家与编辑专程来到张劼家乡,对其本人及其领导、同事、家人进行面访,并实地体验主人公当时的工作常态,作品中的许多关键情节都是在采访时获知的,真正达到了对生活细节的艺术化还原。在写作过程中,编辑与作家平等交流、高效互动,作家同步创作,编辑同步阅读,在书稿尚未成形之时,编辑就高度参与,以专业素养随时提供建议,完善文本。《等你回家》这部作品是编辑和作家共同创编、打磨而成的,是立足儿童本位的主题出版代表之作。作家以“儿童视角”作为第一叙述视角,实现了叙事方式的转换和突破,通过书写平凡人的“英雄史诗”,让这个典型人物的典型题材以最妥帖的形式走入孩子心中,引领孩子们在价值多元的年代观察生活、反思生命。

兼顾主题思想的严肃性、抽象性与作品的可读性、趣味性,融合主旋律的表达与儿童性的述说,是许多主题出版作品能够打动孩子的根本原因。江苏作家刷刷是一个经常深入儿童校园生活的作家,她创作的《向日葵中队》和《幸福列车》,均是广受小读者欢迎的主题出版之作。前者聚焦自闭症孩子这一特殊群体,后者关注乡村留守儿童。为创作《向日葵中队》,作家采访了许多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积累了大量素材,在写作方向上,其没有渲染自闭症孩子身陷困境时的种种窘迫和痛苦,而是浓墨重彩地描写周围人给予自闭症孩子的种种关爱,充满了温暖和正能量。而在《幸福列车》里,主人公作为“00后”,从乡村来到城市寻找幸福生活,其中鲜活真实的描写,来源于作家深入乡村学校后找到的生活原型。作品具有突出的现实意义,在向上向善向美的价值观中唱响新时代积极、明快又温暖动人的旋律。

与吴洲星和刷刷类似,一些实力不凡的青年儿童文学作家凭着敏锐的嗅觉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纷纷把视线投向现实主义题材,潜心深耕,创作出一批深入人心的主题出版作品。如徐玲的《流动的花朵》、韩青辰的《因为爸爸》、余雷的《墙上的云朵面包》、赵菱的《大水》等,皆为坚守儿童本位、让孩子“好读”的作品。由此可预测,这一创作方向也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儿童文学书写和少儿主题出版融合的显著趋势之一。

3.传递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经典“耐读”

主题出版是对时代风采的集中展现,也是对国家和民族价值观等意识形态的精华凝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凝结着全体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主题出版的重中之重。将永恒的情感和高尚的情操注入作品中,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抵达儿童的精神世界,让其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是少儿主题出版物的最高境界。

深藏于过往历史中的民族情感和家国情怀,年幼的孩子如何体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做出了引領和示范。《泥土里的想念》讲述了一个跨越国界的故事。作者宋安娜潜心研究天津犹太人历史近20年,在自己多年积累的真实素材基础上,创作了这部长篇儿童小说。作品讲述了犹太女孩萨拉在中国阿妈的照顾下渐渐长大,面对日军铁蹄的无情践踏,萨拉平静的生活被彻底打破。在艰苦的战争中,中国人民与犹太人一起坚守着、抗争着,共同迎接黎明的到来。《泥土里的想念》是关于大爱的中国故事,跨越了种族、信仰、文化和国界,诠释了爱与和平的主题。阅读这部小说,孩子们能够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不为人知的故事,真切感受到中国人民博大的情怀和崇高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在如今改革开放、“一带一路”的大形势、大背景下,这样的题材非常独特,更具有特殊的意义。

《归来》则用图画书的形式完成了宏伟叙事。《归来》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创作的一部原创图画书,以长征期间一对红军夫妇寄养亲生儿子,并收养孤儿的故事为主线,以80年后红军夫妇的第三代寻找亲人的经历为叙述脉络,倒叙和插叙相结合,讲述了一个家庭失散后终又团圆的故事。作为一部特色鲜明的主题出版物,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以简驭繁,用图画书这一清浅的形式来表现深远的主题,自成一派风格。这个时空跨度非常大的故事,用极其简练的字句来表达,用极为平静自制的语言来讲述,不刻意夸张与渲染,却能不动声色地打动读者。《归来》就像是一曲袅袅的短歌,娓娓诉说岁月对历史的纪念与祭奠,向为国家做出无私奉献的先烈和前辈深情致敬。在这本动人的图画书里,有中国人基于血脉所共有的人情、人性与共通的价值观,也有着深沉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感是超越时代、超越民族的,能够深深地撼动青少年读者的心灵。

热点图文